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康康家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还是个“文学青年”  

2010-07-09 19:49:00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如果不是我自己强调,估计别人是不会再把我当做文学青年的。

不过今天做的一件事,我觉得自己离“文学青年”的标准又进了一步。

吃完晚饭看《嘉兴日报》,有条消息吸引了我,是说韩寒编的杂志《独唱团》出版了。之前我其实听说过韩寒准备编一本文学杂志叫《独唱团》,而且还有读者写文章说:“我并不一定会去读,但我一定会去买。”当时也没细想这句话。因为说句心里话,对于韩寒,我是持否定态度的。曾经炒得火热时,我耐着性子读完了他的《零下一度》。没什么印象,而且很觉得蹩脚。这样的书也能出,我至少可以出5本。这以后我对韩寒就有些嗤之以鼻。

后来有一次,全国中学生文学社团的一次研讨会放在桐乡某中学召开。承办方很客气,把我也请去了,还坐了主席台。因为我算代表新闻宣传主管部门的领导,主持人还客气地请我讲几句。本来我是没有什么准备的,因为自己做给中学语文老师,也创办过文学社团、指导过学生文学社团,所以就临时谈了阅读与写作关系的看法,其中就谈到了韩寒,谈到了韩寒的《零下一度》,谈了我对文学青年的看法,希望中学生不要急于出名,不要把一些粗制滥造的作品急于拿出来发表,要积累,不要急功近利。话讲完后,主持人最后请《读与写》杂志的一位副总编讲话。没想到那位副总编一上来就大谈韩寒,介绍这样一个先锋的少年作家是怎么成长的,而且特意提到了韩寒的处女作就发表在《读与写》杂志上的。也就是说,“是我们《读与写》发现了这颗新星”。我当然很感谢这位副总编的这种伯乐精神,心想,要是我那个时候遇上他就好了。只是他对于韩寒的过高的评价让我如坐针毡。副总编最后离席的时候自然看都没有看我一眼。不过这些都无所谓,因为我也没有参加他们最后的会餐,否则我坐那里估计还要难堪。

可是我对于韩寒的印象一直没有改变。甚至有一段时间媒体正在曝光广西某烟草专卖局局长韩峰的“性丑闻”时,韩寒的博文《韩峰是个好干部》的文章又一次掀起了巨浪,让我感觉到,韩寒不就是一个想利用各种渠道提高知名度的人物吗?靠说一些与众不同的话,做一两件与众不同的事,今天这个时代就够你红一阵子的。芙蓉姐姐不就是这样的典范吗?还有那个为了世界杯某个队取胜就宣布要当众全裸的名模也是如此。其实名模也不是真的把宝押在她脱的那个队,因为那个队最后很遗憾地输了时,她又声称,无论哪个队夺冠,她都要为那个队全裸。可见她无非是要实现一次全裸的目标而已。这样的人的心态其实路人是皆知的,那就是:“请镜头对准我,近一点,再近一点!”可是事情还在不断发展,后来又一次,我曾经比较欣赏的演员徐静蕾也主动去拜访韩寒了,并且对媒体解释说,她之所以要和韩寒见面,就是因为觉得他有思想。那段时间,我觉得自己可能真的out了。莫非徐静蕾也需要借韩寒的名声“推波助澜”?

可是,今天的《嘉兴日报》又一次提醒了我:这次,韩寒的《独唱团》真的问世了,首印5000册(还是多一个零?忘了)立刻被抢购一空。于是在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着这事:真有那么多人去买?

回到家,本来因为天热,想早点洗了澡静心看点书,结果老觉得有什么事放不下似的。后来忽然冒出一个念头:是不是也去买一本来看看,到底被我看不起的韩寒能够弄出个什么东西来。于是重新把衣服穿戴好,骑了电瓶车到了东兴北门口的邮亭。怕售书的不清楚,问:有一本新出版的杂志叫《独唱团》的,有没有?售书的马上说:卖完了。我心里一登,真有那么回事?那个人跟我说:真奇怪,这本书很好销。我一下子有了兴趣,问:真的吗?他说:是啊,我原来怕进多了,订了10本,价格又比同类的贵,要16块一本,可是结果一天就卖完了。他说的时候显得很兴奋。可是他的兴奋恰恰衬托了我的失望。没想到他接着说,不过我又去进了,估计4天以后会到,到时候你再来买。我被他说得很感动,就回了家。

可是还没上楼,又一个念头闪过:是不是其他邮亭会有呢?我有点急切的样子,马上拨通了我在邮局的一个朋友,问他我住的附近还有哪些邮亭。他说有三个,一个在华立对面,一个在第一人民医院门口,还有一个在大发大。我一下子来劲了,马上骑上小毛驴直奔而去。

先来到人民医院那个,问:有没有《独唱团》,回答说:没有。

再赶到华立对面,问:有没有《独唱团》。回答说:卖完了。那个售书的说:这是本什么杂志啊?是不是里面都是些独唱歌曲啊?我说:不是,都是小说。他笑了笑。那神情我猜出来:这念头还有那么多人看小说?不过那个售书的又说了一句话让我有些欣慰:卖是卖完了,可是还有十来个人来问过。虽然告诉了我这个信息了,但是这位售书的没有给我下文。

我有些失望了。想想,估计大发大那个也不会有了,于是开始往回折。可是骑在半路上,总觉得不死心。所以回了一半,还是往大发大方向去了。来到报亭,见人很多,而且报亭里边的人在打电话。心想等他完了再问吧。结果报亭外面一个老头看我的模样,问:想买什么?我说《独唱团》。老头想也没想,说:没有《独唱》。我想,谁问你《独唱》了?我又补了句:是《独唱团》。老头还是一本正经地说:没有《独唱团》。晕倒!

回家的路上,想起今天的经历,觉得自己也很好笑。一本自己并不看好的杂志,至于这样奔波吗?不过再一想,也是,这不正可以证明:我还是个文学青年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