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康康家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听盛子潮《品读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》  

2011-11-13 11:49:00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11月6日,星期日。嘉兴市作家协会理事成员来到杭州,听取浙江文学院院长盛子潮先生的讲座——《品读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》。

 宝石山上的“纯真年代”是个非常优雅的书吧,据说是子潮的妻子开的。座谈的屋子不大,不过100平米。盛子潮坐在靠东北角的地方,端着他靴子型的大酒杯,咂几口黑啤,杯子发出“咕噜咕噜”的声音之后,他开始侃侃而谈。 听盛子潮《品读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》 - 康康 - 康康家园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盛子潮(左)讲座。中为嘉兴市作家协会主席李森祥。

 盛子潮是本次茅盾文学奖的评委之一,也是浙江省唯一的一位评委。今年茅奖评选的一部分评委来自全国各省市区,每地一位,加上中国作协30位成员,一共61位。铁凝虽然也是评委,但不参与投票。

 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最终获奖的5部作品是:张炜的《你在高原》、刘醒龙的《天行者》、莫言的《蛙》、毕飞宇的《推拿》和刘震云的《一句顶一万句》。

 张炜的《你在高原》是本次得票最高的作品。一共450万字,恐怕是已知中外小说史上篇幅最长的一部纯文学著作了,也是本次获奖作品中争议最大的一部。褒者称之为“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”、“时代的伟大记忆”、诋毁者谓之“老太太的裹脚布”。网上不少网友甚至对“有多少评委通读了这450万字”颇有微词,但是最终得票的数量无疑证明了这部耗时22年的力作得到了几乎一致的肯定。

 如果说,当年一曲“凤凰琴”让多年在山乡村落默默奉献的民办教师站在了全国民众面前,令无数读者为之动容流下热泪的话,那么今天,它的作者刘醒龙又以一部《天行者》继续讲述着民办教师艰苦卓绝而充满希望的故事,为那些“在二十世纪后半叶中国大地上默默苦行的民间英雄”们献上了感天动地的悲壮之歌。小说没有刻意去拔高他们,他们各自的弱点非常鲜明。特别是为了转正,他们也搬弄是非;为了瞒住上级检查团以骗取资金修校舍,他们也弄虚作假;然而,善良的本性和为人师表的基本良知支撑着他们,使得卑微的生命现出不凡的意义。那荒山野岭之上,每天在悠扬而单调的笛音伴奏下的升降国旗仪式,他们矮小身材的背后,却蕴含着高大的精神力量,显得如此的庄严和神圣。

 而贾平凹的《娃》无疑是一部非常特殊的作品。首先是它的题材——反应30多年来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在民间的影响——在中国文学史上极为少见,就连本书的结构,将信件、小说和戏剧融于一炉,也是对传统小说的一种改革、创新,或者反叛。至于内容,按照莫言自己的说法,“我是用看似非常轻松的笔调在写非常残酷的事实。这事实中包含着重大的人性问题。”另外,小说中还融入了大量国际化的细节,比如蝌蚪信件的收信人是日本作家杉谷义人,写作剧本的参照对象是法国著名存在主义作家萨特,小说中一个重要人物角色的一家人具有俄罗斯血统,作品的一个重要场景——堂吉诃德饭馆处处取材于西班牙文艺复兴时期的名著《堂吉诃德》,等等。于是有人据此尖锐地指出这是作家莫言向诺贝尔文学奖的一种“献媚”策略。但是,不论外界对作品的评价如何不一,我们都会向莫言致敬,因为他始终坚持他自己的诺言,那就是,不要抄袭自己的过去,任何一部新的作品,都需要不断的超越自我。

 毕飞宇的《推拿》,恐怕是首次涉足盲人题材的优秀长篇小说的代表。这一题材本身就包含了许多特别的东西在里边。比如,盲人做推拿,但是收银员必须是正常人,做饭的也必须是正常人,不然就无法正常经营。毕飞宇在小说中,把这些盲人推拿师的情感生活描写得真实而具体,他们渴望像正常人一样享受五彩的生活和斑斓的爱情,但是另一方面,社会对盲人廉价的同情、无意的戏弄和有意的利用,却造成了一种可悲的隔阂,甚至深深的伤害。当然,盲人们自我的敏感压抑与沉默无声也在加厚着这堵高墙。小说是低沉的,然而却是深刻的。

 而小说《一句顶一万句》给人的最大感受,就是它的精炼和厚重,也许别的小说你可以跳着阅读,但是《一句顶一万句》不行,不然你就无法阅读下去。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。小说的线索是写跨越七十年的两次寻找——“姥爷”杨百顺和“外孙”牛爱国各自都曾寻找背叛了自己的妻子及其奸夫以报仇,一个出延津,一个回延津,但那只是一种“假找”,后来发现,他们真正要找的,是一句贴心窝子的话。为了这句话,他们宁可流浪天涯,踏遍异乡;他们或出走,或回归,但这句话居然没有找到,或找到的并非他们想要的。有人说,阅读本书是沉重和痛苦的,因为它不断地使我们在《论语》和《圣经》之间倘佯,在与神对话还是与人对话的千年思考中徘徊……。当然,许多人喜欢这部小说,但不喜欢它的书名,因为它让人一下子和“文革”联系起来。而事实上,小说与“文革”完全风马牛不相及。

 盛子潮讲完,已是华灯初上。静谧的保俶塔也被淡淡的雾气包围了,显得宁静而悠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