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康康家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永远不老的文学青年”  

2013-11-29 22:39:00|  分类: 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■文 记者 许金艳 见习记者 高云玲 图 被访者提供

 

    11月23日下午,桐乡陆费逵图书馆,陈伟宏迎来了他作品集《稻草人》的首发会。

  这是他第一本正式出版的作品集。

  文学梦,从他师专的路出发,一直延续到今天——他当过老师,做过乡镇公务员,现任市政府政策研究室主任,又是当地的文学标杆(桐乡市作家协会主席)。

  他年轻时写诗,办刊物,写书法,在昔日的同窗眼里,他的起点高。他自己说:我所走过的路,全在于“努力”两字。

  《稻草人》收录的是他从大学时代后期到2012年为止的部分作品,其中小说8篇、散文32篇、诗歌22首。

  从大学毕业到现在,陈伟宏一直在写,对文学矢志不渝的爱刺激着他想要表达的欲望。

  座谈会上,评价家夏烈说,这样一个年代,每个人的一生都有故事想说,都有他的《稻草人》,《稻草人》记录了陈伟宏这些年的成长、信息和心理。夏烈认为个人写作的价值,在多少年后会被追认。

  浙江文艺出版社的社长郑重则有点打趣地说:一个写诗,又写散文,还写小说的人,需要左右互博,可以说是老顽童和小龙女的结合体。

  陈伟宏认为,并不是每个人天生就是块文学的料,但是任何人都有爱好文学的权利。文学的成就也许主要来自于悟性和聪颖,但是有更多的人靠的却是不懈的勤奋与努力。

  某种意义上,陈伟宏的坚持书写,不仅仅缘于他个人对文学的虔诚,他无意之间,也和这个自媒体时代的内在精神相契合。

    陈伟宏,笔名康泾。浙江桐乡人,祖籍长兴。

  

    “小说是虚构的,请勿对号入座”

 

  记者(下简称为记):你在临毕业时,印刷了自己的作品集《稻草人》,时隔多年,现在你又以《稻草人》为名出版了自己的“文学作品选集”,为何如此钟情“稻草人”?

  陈伟宏(下简称为陈):稻草人是农田里用以驱赶鸟雀、防止粮食偷盗的偶人。我之所以喜欢用“稻草人”作我的书名,其实不外乎两个主要原因。一、稻草人在江南农村曾经极为普通。我想说的是,我的作品犹如稻草人一样不事雕琢,也没有多少技巧,非常平实。正如李森祥在《稻草人》序里说“非常好读”。二、稻草人虽历经风吹雨打,依然坚守在那片田地里,成为麦田的守望者。坚持了文学这个信仰,即使因此而失去许多,我也无怨无悔。

  

  记:新书首发会上,不少人提到读你的小说,第一感觉是细腻,清澈,像是女性作家写作。第二是感觉作者像个文学青年,不像是在机关工作的人。

  陈:呵呵,我是第一次听别人这样评价我。我的第一反应是,我的作品真的有那么细腻吗?但这样的评价出自评论家夏烈之口,我就不得不考虑了。那天首发座谈会上,与我同名同姓、临安散文学会的会长也到会祝贺,夏烈说,这是两件很“诡异”的事。我理解他的意思。一是怎么一下子出来两个“陈伟宏”,而且都是作家?另一层意思是,一个人高马大、貌似北方男子的人,怎么可能写出如此细腻的东西来?我想,这不足为奇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都在自然变老;但是,我自己明白,我的心始终是不老的,所以我细腻,清澈。而因为对文学的爱好,我想,不管我走到哪里,不管我在什么岗位上工作,我都希望自己是一个永远不老的“文学青年”。

  

  记:我感觉书里小说中一些故事都是相对封闭性的,有些读来不过瘾。现在的读者大都期待一个人物丰满、故事性很强的小说。这你怎么看?

  陈:因为是历年作品的选集,所以许多作品打上了过去的烙印。大学以及刚参加工作时期的作品因为工作环境的影响,相对比较闭塞,构思比较简单,人物塑造上也比较单一,现在读起来确实觉得不过瘾。另外,因为小说、散文、诗歌三种文体我都在写,所以没有把精力特别倾注在其中一种文体上,自然就影响了作品的精雕细琢。所以接下来,我想把更多的阅读和写作放到小说上,在情节构思、人物塑造与语言技巧上多下功夫。其实我最近刚完成的中篇《声音》已经作了这方面的努力。

  

  记:李森祥评点你的小说是日常生活写作,是一个公务员的日常生活。在记录自己这些年的成长、信息,心理外,你在写作上有没有自己的野心?

  陈:李森祥是我的标杆,但我更愿意把他看成是我的朋友。我不完全认同他的看法(日常生活写作)。虽然从题材来说,我更多的涉及我所熟知的生活,但这是任何一个作家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。作家海飞认为,支撑小说的四个维度中,“故乡”是挥之不去的永恒题材之一。比如沈从文,比如鲁迅,比如莫言。所以我想,一个人的经历越丰富,他的感悟就越多。多年以后,我会有更多更广阔的创作空间。我也一直在努力着。

  

  记:如今你一官半职在身,又做过教师,当过乡镇干部,你怎么看待这些经历对自己的影响?

  陈:我想起一个词,叫做“信手拈来”。是的,在我写作的时候,常常有这样的情形,在塑造一个人物的时候,特别是对一个人进行细节描写的时候,会一下子跳出包括自己在内的许多我所熟知的、所经历的人物的生活画面。这些画面经过艺术的修饰自然而然地按在了某个人物的身上。请注意,我是说“经过艺术的修饰”。我想强调这样的常识,小说是虚构的,请勿对号入座。阿·托尔斯泰说:“没有虚构,就不能进行写作。整个文学都是虚构出来的。”

  

  记:你那篇还没发表的长篇据说是“官场题材”。你身在官场,这既影响写作(你说有时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),但有没给写作提供独特视角?

  陈:12年前,我已经完成了我的第一部长篇,但至今仍一直尘封着。原因就是题材属于“官场小说”。对于一个有着一官半职的人来说,写“官场小说”真的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,所以我并不打算拿出来出版,至少也要等到退休以后。

  不可否认,我所看到的关于官场的一些东西,对我的创造还是提供了不少思考的东西。从我内心来说,我希望我们这个时代能够产生更多的正能量,所以我愿意把我们周围风清气正的一面展示给读者。

  

    “文学,永远是寂寞的;但是,文学又是极其崇高的”

 

  记:写到现在,有遇到了什么障碍?

  陈:要说障碍,一是时间。白天忙于工作,即使回家之后常常也在考虑工作上的事情,因为工作性质,平时脑子里思考的东西跟文学创作不是一码事,所以经常要进行角色的转换。其二,是阅读与写作的迟钝。因为工作关系,我的文学爱好只能是断断续续、零敲碎打的,阅读也是如此。刀不磨要生锈,人不学习要落后。

  

  记:有什么人特别影响过你吗?

  陈:我在《稻草人》后记里提到了三位前辈。一位是张振刚,是我的前任作协主席,小说家;一位是周敬文,原桐乡作协的秘书长,一生为他所钟爱的文学事业孜孜以求;还有一位是孔令德,生前是我桐乡一中时的同事。他们对于文学的追求,不为名不为利,是我终生学习的榜样。

  

  记:你心中“完美小说”的标本是什么?

  陈:我想借用两位作家的观点吧。一是王安忆非常推崇的俄裔美籍小说家纳博科夫所说的,“好小说都是好神话”。这里所说的“神话”,是指不同于现实生活的心灵世界。另一个是霍达的观点。她在《穆斯林的葬礼》获得茅盾文学奖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她写这部书的时候,根本没想到获奖,而只想到一点,就是要“把爱和死写到极致”。我个人认为,这就是“完美小说”的两大终极标准。

  

  记:你是桐乡市作协主席,桐乡有没有一些年轻作者的作品会吸引到你?你对年轻人的写作和阅读有什么自己的看法?

  陈:桐乡是茅盾、丰子恺、木心的故乡。曾经的巨人为我们桐乡这个“文学之乡”矗立起了一座座的丰碑。作为作协主席,除了自己不辍耕耘之外,发现和培育文学新人,当属责无旁贷。应该说,桐乡现在优秀年轻作者还不多,还难以共同支撑这片厚重的文学蓝天。所以我们作协从今年起,推出“菊乡文学新苗”培育工程,希望通过5到10年的努力,挖掘和储备一批文学新人。此外,中国作家协会与桐乡市联合举办的全国性的“茅盾少年文学奖”评选,也必将助推文学新人的产生。举办评选活动主要为了营造良好的文学氛围,更多的,是鼓励我们的年轻人去刻苦阅读、勤奋写作。我们爱好文学,归根结底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荣誉。因为,文学,永远是寂寞的;但是,文学又是极其崇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刊登于2013.11.29《嘉兴日报·江南悦读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