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康康家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安吉回来  

2013-02-13 21:04:00|  分类: 情感,感悟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天是大年初四,一个人驱车去了安吉。

记得以前每年差不多都要去趟安吉。因为那里的山青,那里的水秀,更因为那里的人好。大学的时候有3个安吉的同班同学。一个是女的,自从毕业之后就没见过她。据说是嫁了个有钱的丈夫,很早就出国了。还有两个男同学一个是同寝室的,一个是隔壁寝室的,毕业之后一直保持着联系。也许每年都想去安吉,因为他们在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他们两个人的经历之前跟我差不多,教书几年,然后离开学校,算是从政了。同寝室的一直在机关工作,隔壁寝室的在机关呆过,也去乡镇锻炼,乡镇回来又到了机关。每年节假日的时候,我都会带了家人去看看他们,当然总要多呼吸那里清新的空气,品尝那里甜美的山水。他们也常来桐乡,有时是出差,有时是带家人来度假。这样的关系一直保持到去年。

就在去年,其中一个同学发生了变化。为了钱,他失去了自由。

记得当时他妻子打给我电话时,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说心里话,他人真的很好,为人大方、诚恳,从来没有一点虚情假意。虽然我们从来没有利益上的交往,但熟悉他的人都说他很仗义,只要是朋友的要求,只要他能够办到,从来不会说一个“不”字,也从来不求回报。可就是这样一个好人,却栽在钱眼里,伤痕累累。和他一个单位的班子成员,据说全军覆没,无一幸免。当然他手下的财务科长,一个女人,加速了他成为阶下囚的转变。在权、钱、色三重力量的打击下,他迷失了前行的方向。对于他的一些不好的苗头,我当时曾不止一次提醒过他。可惜他都没有在意。

而当他刚出事的时候,女儿正赶上高考。本来相当优秀的女儿后来大概只考上了二本。他的妻子胃本来就不好,据说还有帕金森综合症,激动的时候,人常常会发抖。丈夫出事对她的打击到底有多重,谁都无法想象。她从此躺在了病床上。她得了胃癌。

当然许多情况,我也是今天见到他们母女俩才知道的。我之所以今天下定决心要去看望他们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庭,是因为,我觉得越是春节,他们就越孤独,越需要精神的安慰。

劳改农场我不是第一次去。曾经也去看过两个人。他们之前也都在领导岗位上做过,也为桐乡的发展做了或多或少的贡献,可惜都是因为一念之差,断送了美好的前程。

他见到我,显然有些惊讶。他说,你特意赶过来吗?我说,是的。其实……我应该早点来看你。他笑了笑,说,没事的。那么远过来干什么。他说得很轻松,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。但我知道,他内心一定是痛苦的。我问他还好吗?他说还行。每天做些服装,也不是很累。每天也注意锻炼锻炼身体。平时还看看电视。他这样说的时候,我似乎没感觉到他的难受和后悔。他甚至还问我是不是还在原来的单位工作。我告诉他我换了岗位,具体做什么。我们的交谈似乎很平常,并不像隔了一层玻璃通过听筒传递的,反而像是老同学偶尔一个电话,问候一些家常事一样。

我跟他说,我们以前每年差不多都会见次面。他说是的。我说,每次来你都很热情招待我们。他说,我们俩什么感情,不用说这些的。有一年我们去乌镇,你不是也很客气吗?我心里颤动了一下,说,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在乌镇合过影吗?他说记得,我和我女儿一起来的。那张照片一直放家里。我马上从包里拿出一张,递给他,问:是这张吗?这时,我发现他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。我把照片竖起来,让他隔着玻璃可以看得更清楚些。但他只瞟了一眼,并没有停留在照片上细看,显然他对这张照片非常熟悉,可是他马上对我说:你……待会把照片留下吧!我的心一下子像被什么揪住了似的,立刻点点头。我知道,我当时一定印了两张,一张寄给了他,一张留在自己家里。现在我把自己那张带来给他,相信找到了相片最值得希望拥有的人身边。我望着他的脸,虽然没有特别的表情,但是我分明感觉到他不想再说话,只是看着我。我知道,他一定是在强忍着什么。

我跟他说,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,不要再想了。这时候,他苦笑了下,对我说,唉,当初没有听你的话。我说,说这些也没有用了。现在,只能老老实实做人,争取减刑,早点出来。以后就认认真真做人、做事,朋友还是朋友。他点了点头,然后把头别向一边去。

会面的时间匆匆而过。我说带了点东西要给他,他婉言谢绝了。我又说可不可以给他卡上打点零花钱,他坚决不要。他说我们这份感情,还需要这些吗?我心里极其酸楚。这样一个人,到了这样的时刻,却仍然坚硬得希望把什么都拿来自己一个人来扛,而不需要朋友一丝一毫的帮忙。

离开劳改农场,我马上去了医院,看望他的妻女。女儿早已不是照片中的那个黄毛丫头,戴着一副黑边眼镜,文静安详。走进病房的时候,她母亲正好去了卫生间。我就问她是不是还记得我。她摇摇头。我提醒她,有一次你爸爸带你去乌镇……。女孩马上说,哦想起来了。你就是那位叔叔?我说是的。然后我又问了她学业的事。她很坦然的回答,似乎并没有为家庭的挫折所打倒。

正说话间,她的母亲走进来。她比我上次见到明显消瘦了许多,虽然她还朝我笑笑。我记得她原来还是有些胖的,见她第一面的时候虽然已是中年,但是仍然透露出一种女性的风采。再回想我们毕业不多年时,我的这位同寝室的同学就写信来,告诉我他结婚了。信上只用三个字描绘:“妻貌美。”让我们同寝室的弟兄好生羡慕。在我们寝室里,我年纪最小,他次之。而他是长得最质朴也是最帅的一个。出生农村没有后台的他,一直想留在城市里,所以在临近毕业的时候,当大家都在忙于联系毕业分配的学校时,他居然谈起了恋爱。对象好像是卫校的女生。大家都说,堕入情网真的无可救药,谈恋爱也应该看看时辰啊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原来女孩的父亲在本县是一个什么大官。他和她速恋,不能不说是怀着一定的动机在里面。当然,后来的结局我不说大家也知道;因此,他也没有留在他向往的那个城市,而是回到了乡里,握起了教鞭。今天说这件事也许对他自己和家人都是一种不恭。可是我想说,那些都是过眼烟云了。任何一个年轻人,在那种时候,都希望自己今后的人生道路更加平坦、舒适、安逸一点。从这个角度讲,他是没有过错的。

正回想着,她跟我说,她的病已经转移。这个我在来之前已经听说了,甚至比这个说法更严重。可是我真的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。我跟她说我的一个同事,从检查得知得病到现在已经5、6年了,虽然一直不好,但是平和的心态和顽强的毅力让他一直生活到现在。我还跟她说一个朋友自己出了事,也判了刑。女儿结婚不久男方即提出离婚。现在,一位母亲带着离异的女儿,还有一个几岁的外孙女,生活可想而知。可是这位母亲现在每天准时上下班,做完家务就出来锻炼身体。平时把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。我告诉她这些,都是希望她可以平和地去面对生活中突如其来的灾难,以积极的心态去治疗,早日度过这个难关。毕竟,人来到这个世界不容易,既然来了,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,都要咬牙挺过去。挺过去了,就什么都有了。她努力朝我点点头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信了我的话,接受了我的观点。

离开医院,一个人行驶在回家的高速公路上。路边的指示牌不停的提醒我离家越来越近了。我静静地行驶在冷冷清清的道路上,真想落下泪来。

许多人,许多东西失去了,就再也找不回来了。只是我们还活着的人,一定要让自己活得踏实。要让我们的家庭,我们的亲人,我们所有关爱的人,为我们的存在而感到骄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9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